港剧一代天王,他就是香港的儿子

独孤岛主

提起欧阳震华的名字,绝大多数老港剧迷必然脑海中会首先浮现出他圆润的脸庞,憨然又不失机警的神色。他代表了1990-2000年代将近二十年港剧中的温暖世情底色,他饰演的角色身份无论是检控官(《壹号皇庭》)、仵作(《洗冤录》)或警界督查(《陀枪师姐》),在具体的人物设定之外,他总会将流承自香港影视剧现实主义一脉的凡人况味注入到角色身上,且这似乎是仅在欧阳震华身上会发生的事情。 《壹号皇庭》生于1960年代的欧阳震华面对着一个充满市井人情味道的冷战香港,艰难环境塑造了他这一代香港演员得以适应各类不同角色的先天基础,而其貌不扬的欧阳震华在其中更担当了为靓仔作嫁衣裳的功能。论年龄他甚至比「五虎将」中某些要大一两岁,但由无线电视训练班毕业之初仅是在电视剧中跑龙套及担当配角。《射雕英雄传》中的小兵、乞丐、小沙弥等自然不必多说,戏份略微吃重的《北斗双雄》中的梁杰,比较集中体现了年方廿四五岁的欧阳震华身上既富青春活力同时又颇大大众化的一面:他身着条纹背心,身材健硕,孔武有力,眼神里透出桀骜不驯的样貌,具备同剧主角周润发、梁朝伟身上所难以见到的天然野性,但又并非「五虎将」时代的靓仔型格。 《射雕英雄传》(1983)这样的外型条件决定欧阳震华在1980年代无法成为洋溢青春魅力的男星,在1992年在《壹号皇庭》中以余在春一角正式担纲男一号之前,欧阳震华在TVB电视剧中皆以配角存在。《决战玄武门》的李建成与《武林世家》的方尚文,更是欧阳震华其实并不擅长的冷酷反派角色,他在剧中要收敛起天然本色,去「扮演」一个相对重要,也相对脸谱化的功能性人物,为张国荣、黄日华、刘德华、梁朝伟等新式电视偶像型演员搭配绿叶。 《武林世家》但其实欧阳震华的表演是留有后劲的,因此一旦有了《壹号皇庭》这样的机会,他的表演底色便得到了尽情挥释,在他人生而立之后,似乎是因为TVB当家小生流入电影界而造成的真空抑或是1990年代对于电视演员表演风格的进一步细化,令不仅是欧阳震华,也令陶大宇、苏永康等在无线电视长期处于比较尴尬地位的演员得以迅速上位。在这部前后拍摄了五部之多的无线行业剧先驱之作中,欧阳震华饰演的余在春时常以一种观察者的姿态介入到他所面临的事态中去,于庭审专业场景中体现出高度凝练的专注,又于情感释放时刻表现出某种温热的姿态,这是他同辈演员身上所难以发现的。《壹号皇庭》中有许多主角们酒吧谈天、互致激励的戏份,唯有欧阳震华在此类场景中最为放松,在年过而立、开始婴儿肥的外形之下,同时兼备冷暖两色的厚积薄发表演动能,往往是最有爆发力的。 《壹号皇庭》正因不是偶像, 欧阳震华才得以于1990年代意态更多元的电视剧集演出中脱颖而出。尽管他的「震华」名字系由原名改过,意头似乎是「震过刘德华、黄日华等」,但他的成功并非靠迷信,而是由深厚的人生积累而来。除了在香港电影盛极而衰的当儿短暂地出演过几年如《南洋十大邪术》《二奶村之杀夫》这样的三级制作之外,在长达二十余年的时间里,他最主要的表演成果就是在TVB的一系列行业与类型剧集中,全神贯注地塑造出两种人物:古装戏中的明智好人与时装戏里的精英干探。 《二奶村之杀夫》这样形容并不是说欧阳震华仅仅出演了两种类型的角色,而是说,在充分发挥他本色畸变功能的前提上,欧阳震华成功地将这两类功能相对固化的角色在小荧幕上发挥到了极致。他并未如许多演员一样频繁投入到角色类型变化多端的表演实践中,相反,与他配角时期相比,他所饰演的主角从审美经验上来说范围是缩小了的。也因此,他将全部的表演塑形动能投入到了最适合也更加轻松的状态中去。 这里面最具代表性的是《洗冤录》系列中的宋慈与《陀枪师姐》的陈小生,还有《法证先锋》系列中的高彦博。在这些几乎都发展成了一部或多不续集的系列中,欧阳震华通过自如收放角色身上「去脸谱化」的平民意态,表现出多少具有喜剧性的面向。对TVB来说,长期存在的角色模式僵化在欧阳震华身上得到了最大程度的消解。《陀枪师姐》《洗冤录》的宋慈,为有宋一代最负盛名的法医学专家,在冷静判断尸体状况的同时,欧阳震华为角色加进了许多生态,雨中与谢天华打伞时微微佝偻身躯、与女主角宣萱对手戏中常常出现的似是而非的斗嘴场面,都令观众感到,这个角色除了专业程度之外,更拥有如同脱口秀演员般随机应变的能力,这令宋慈这个人物身上的「人性」一面得到大幅度提升。用《金装四大才子》中祝枝山的演法延续到《洗冤录》中,欧阳震华以平民视角诠释历史人物的表演风格也就呼之欲出。 《洗冤录》时装戏中,影响力最大的《陀枪师姐》,也在欧阳震华的诠释下,几乎成为了结合市民轻喜剧与警匪大片的类型融合剧集,陈小生被观众形容为颇似「加菲猫」似的存在,在越发圆润的外形趋势下,欧阳震华发挥出拿手的玩世不恭姿态,将角色身上的细腻缜密与市井气质共冶一炉。这部首播于1998年的电视剧,或许恰好适配了金融危机阶段香港市民亟需正能量的心理需要,陈小生与欧阳震华在电视剧中长期努力塑造的风趣、端正、留有余韵的角色也顺理成章,成为香港的「市民之选」。这部剧中陈小生与朱素娥(关咏荷)长达50多集的恋爱之旅,甚至比该剧的警匪剧类型更受瞩目,欧阳震华在剧中时常以警察的果敢处理示爱动作,亦在非常具体的示爱桥段中大肆发挥许冠文式的冷面脱口秀,他眯缝双眼,摇头晃脑,如同香港市井最俗常的场景中会出现的一样,投入着拿捏出一个有趣的灵魂。 《陀枪师姐》欧阳震华在2015年获封「神剧」称号的喜剧《一屋老友记》中饰演的理想化身宝欢,是否令其更容易被观众固化地定位为一个喜剧演员?纵然他曾经在《法证先锋》里如此认真地捻起一根犯罪现场的头发,或在2013年的《情逆三世缘》里穿越现代的警探、宋代的包拯与五十年代的探长继续与最默契的银幕情侣关咏荷上演三生三世的恋爱。《情逆三世缘》每每看欧阳震华的演出,都很难即时感受到他的「表演」状态,如同好莱坞电影成功用剪辑隐藏摄影机的存在,欧阳震华的表演,并非单纯用喜剧吸引目光,而是成功地用化整为零的临场感,消解了他在「表演」的事实。 在目下几乎非电视迷已经无法认出香港电视新星的状况下,年逾花甲的欧阳震华出演了他在无线约满离巣前最后一部剧集《伙记办大事》,除了予人恋旧依依之感,或许也是一种激励。《伙记办大事》如同《梅艳芳》以香港女儿激励香港人,欧阳震华正是身体力行以堪成「香港儿子」的荧屏成绩,微笑着为华人世界输出一种从容地表演、逍遥过千帆的演艺态度。

有用 (6)

评论加载中...